追蹤報道:看“華為辭職事件”如何糾正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去年,華為之所以采取如此“大手術”強迫職工重新簽訂勞動合同,其意圖再簡單不過,
規避新的《勞動合同法》的約束,以企業強勢的權利,威脅利誘員工“主動辭職”、自選去
留,變相清洗和裁員。華為這一舉動,為一些企業名正言順地清理老員工指明了方向,炒
掉員工可以美其名曰為“自動辭職”,在全社會產生了極大的“示范效應”。所以,當時的輿
論矛頭直指華為,給予道德譴責。但遺憾的是,華為公司稱這是為了“激發企業的活力和
創造力”,而地方勞動部門也是“助紂為虐”,認定“勞資雙方自愿協商的結果,公司的新《
規定》和公司解除勞動關系的程序無違法之處”。
  時間過去半年多了,“華為萬人辭職事件”峰回路轉,勞動部門根據上述“指導意見”,
重新認定“華為萬人辭職”無效。
  從民事法律角度審視,既然被勞動部門認定為無效,華為面臨的只有兩條道路可走。一
是尋求司法支持,但這條路似乎走不通,因為“指導意見”是廣東最高人民法源制定的,想通
過法律維持“萬人大辭職”行為的有效性,恐怕沒有多大的回旋余地。二是華為遵從勞動部門
的認定,全部倒推重來,重新回到“萬人大辭職”前的原點,然后按照新《勞動合同法》和職
工簽訂合同?希望是這樣。但是不是有這樣一種可能:對勞動部門的認定,華為置之不理,
如此,勞動部門認為“華為萬人辭職事件”無效,只是賺了個吆喝,華為公司也只是戴了個勞
動用工違規這個不痛不癢的“小帽”?
  “華為事件”被認定無效,不是公眾所關心的;被認定無效后,華為公司是否糾正、如何
糾正萬人大辭職行為,這才是公眾關注的最大看點。
   
   
 
來源《北京勞動就業報》 惠銘生
 
 
 
 
反方
 
瞧華為如何應對“辭職無效”
  近日,由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和廣東省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聯合制定下發《關于適用〈
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〉、〈勞動合同法〉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》正式在廣東省實施。
  事實上,現在就說“認定華為萬人辭職無效”或許還為時尚早。因為作出這一認定,必須
先有華為辭職事件中的員工提出仲裁申請,否則勞動仲裁部門不可能“主動”對華為公司做出
無效的認定。而且,即使有員工提出仲裁申請,仲裁機關還要根據提供的材料判定其是否屬
于“惡意規避”。別忘了,此前勞動部門已經對此事做出過認定,結果是“勞資雙方自愿協商的
結果,公司的新《規定》和公司解除勞動關系的程序無違法之處。”因此,“華為萬人辭職事
件”究竟是“雙方自愿”還是“惡意規避”,或許還少不了一辯。
  據悉,華為公司已經即使召開了緊急會議,討論“應急之法”。讓筆者頗感興趣的是:華
為公司會如何來應對隨時可能到來的“萬人辭職無效”認定?是堅持既有的決定并著力避免無
效認定的出現;還是痛改此前的錯誤決定,與員工大方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?
  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并非始于現在的《勞動合同法》,相反,早在1995年施行的《勞動
法》中,就存有類似“連續工作滿十年應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”的條款。華為公司從當初
的“聰明掌握主動‘到現在的”反遭無奈被動“,主要原因不在于對法律的無知,而在于對所謂
“保護勞動者的法律”的習慣性警惕和條件反射強烈抵制沖動。
  企業把聰明才智用到規避法律上來或許無可厚非,但使用上“惡意規避“的手段就并不明
智了。華為公司會何去何從,切讓我們試目以待。
 
 
來源《北京勞動就業報》 盛翔
   
   
   
   
思考與建議
  迫使勞動者辭職后重新與其簽訂勞動合同,使勞動者“工齡歸零“;通過設立關聯企業,
在與勞動者簽訂合同時交替變換用人單位名稱;通過非法勞務派遣;明顯違反誠信和公平原
則等規避行為——統統被認定是無效行為。近日,由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和廣東省勞動爭議
仲裁委員會聯合制定下發《關于適用〈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〉、〈勞動合同法〉若干問題的
指導意見》正式在廣東省實施。
 
 
 
(7月21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 
 
 
 
 
認定華為萬人辭職無效是職責歸位
  新《勞動合同法》即將實施前夕,大批華為公司員工被要求重簽勞動合同,工齡從零計算。
《指導意見》出臺對類似華為的做法進行了限制和無效的認定。筆者認為,該事件的無效認定,
是勞動部門對于自身職責的應有回歸。
  勞動部門的職責就是維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,充當職工勞動權益的保護神。只有其職責歸
位,勞動者才能有維護自身權益的勇氣。如果包括廣東在內各地勞動部門能在此基礎上采取包
括依法懲處企業無效、違法行為在內的強有力執法行為,加大力度履行自身維護勞動者權益、
促進社會和諧與公平正義的職責,那么勞動部門的職責將真正回歸到位了。
 
 
 
來源《北京勞動就業報》魏文彪
 
 
 
 
防止“強資本,弱勞工”需求《指導意見》
  《指導意見》的出臺,說明了為政者必須樹立經濟發展要建立在社會和諧的基礎上,而社
會的和諧來自社會的公平。當前,尤為重要的是防止“強資本,弱勞工”的格局。“強資本”與“弱
勞工”的地位不對稱,必然加劇兩者之間的矛盾,最終演變為社會不穩定的因素,到頭來反而影
響地方經濟發展。廣東如此重視理順勞資關系,反映了對經濟發展與社會和諧兩者之間關系的
深刻理解。
  此外廣東的《指導意見》,僅限于地方上對《勞動合同法》合《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》執
行過程中的指導。而隨著勞動爭議案件在全國各地的不斷攀升,為防止“強資本、弱勞工”的格
局,國家有必要迅速出臺一部適用于全國的類似指導意見或司法解釋。
   
   
來源《北京勞動就業報》楊金溪
 

 

 

 

金花三张牌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