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工傷保險條例》案例分析

 

 

文/翰爾森顧問

 

案例一:過勞死能被認定為工傷嗎?

 

 

案情簡介:

肺都快咳出來了……1月18日

每天吃很多,還老是餓得快暈過去……1月29日

一個Excel有57M,這是神馬樣的狀況……2月9日

兩腳發飄……2月10日

我不介意做婦女,只要給我半天假……3月7日

世界睡眠日一剛,太諷刺了……3月21日

到了每天的牙疼時間……3月21日

滿地打滾,我要睡覺……明天要頂個大黑眼圈去婚禮么……求強力遮瑕膏……3月24日

在公司吃外賣,真心想吃頓住家飯……3月29日

有個空當就發燒,身體我是說你乖好呢……還是說你不乖好……3月31日06:58

各個都說,別干了……4月1日

——來自一個普通白領的博客

 

 

4月10日晚,上海春風沉醉,25歲的女白領潘潔因病去世了。潘潔的去世使得“過勞死”這個話題再次被推到風口浪尖,成為媒體大眾共同關注的焦點。那么“過勞死”到底能否被認定為工傷呢?

 

 

案件結果:

顯然,在現有的法制環境下,“過勞死”難以被認定為工傷。

 

 

 

案件評析:

為了配合《社會保險法》的出臺,國務院修訂了《工傷保險條例》,但是令人遺憾的是,新《工傷保險條例》沒有對“過勞死”的相關規定,只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地點,因為突發疾病死亡,在48小時之內搶救無效死亡的職工可以視同工傷。

 

“過勞死”難被認定為工傷,源于“過勞死”、“過勞傷”、“過勞病”之類現象,沒有明確法律界定,源于對加班超時與死、傷、病之間的因果關系缺少可界定的標準。

 

新《工傷保險條例》保護“過勞死”還有多遠的路要走?我們將拭目以待,愿年輕白領的離世能夠推動法律對“過勞死”的保護。

 

 

 

案例二:工傷保險和商業保險能同時享受嗎?

 

 

案情簡介:

小王是一家國有企業的司機,鑒于司機屬于高風險職業,該國有企業除了為小王正常繳納了工傷保險之外,還還為小王交納了一份人身意外商業保險。2010年4月小王在運貨時,不幸發生交通事故,意外身亡。小王的家屬在領取了工傷保險待遇之后,偶然聽小王的同事說,單位還為小王交納了一份人身意外商業保險,小王的家屬找到國有企業投保的保險公司要求理賠。那么,工傷保險與商業保險有哪些差異?工傷保險與商業保險能同時享受嗎?

 

 

案件結果:

小王的家屬不僅得到了工傷保險的賠償,也得到了商業保險的賠償。

 

 

 

案件評析:

工傷保險與商業保險存在很多的差別。就繳納性質而言,工傷保險屬于企業強制繳納的社會保險,而商業保險是企業自愿投保的。另外二者的保障機構也不同,工傷保險由政府機構進行保障,而商業保險則是由保險公司負責保障。工傷保險是非營利性的社會保障,它僅能為工傷勞動者提供基本生活保障;而商業保險是營利性的,遵循多投多得,少投少得的原則,由保險公司與投保人自行約定保障數額。

 

無論如何,工傷職工二者都可以享受。但是,鑒于權利不可重復享受的原則,相同的保險項目只能享受一次,比如醫藥費的票據只有一份,如果工傷保險已經報銷了,就不能再要求商業保險公司報銷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金花三张牌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