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統零售業失業率攀升

 

 

2015年年底,國家發改委又成為主角了,這次不是因為成品油調價,而是因為它給中央的建言報告里,牽扯到最近爭論激烈的“網店導致失業”議題。

 

2015年12月召開的中央2016年的經濟工作會議中,國家發改委在分析明年經濟形勢中提到:“盡管網上商品零售、快遞等新興業態創造了部分新的就業崗位,但也必須注意到網店對實體店帶來的沖擊和顯著的替代效應。”國家發改委的罕見表態透露出兩個信息:一是傳統零售業關店潮已經引起最高決策層的重視,二是有關部門認為這與電子商務的爆發式增長相關。

 

天貓“雙11”全球狂歡節錄得創紀錄的912億元成交總額后,網上流傳著一個段子(后來被證明是謠言):“英國一位爵士在談到電商問題時,毫不客氣地說,中國允許電商如此快速發育,這是社會經濟管理的嚴重失誤……一個商業小店鋪,背后就是一個中產階級家庭,摧毀了它們的生存環境,那是社會的災難。”

 

這次不是信口之言。國家發改委這次可是調研過的:“圖書、服裝、家電等產品的實體店受到沖擊最大,部分實體店經營困難甚至出現了關閉潮。部分傳統的百貨商場也受到較大沖擊,經營景氣度持續下降,這對相關群體就業帶來較大影響。”

 

國家發改委的罕見表態透露出兩個信息:一是傳統零售業關店潮已經引起最高決策層的重視,二是有關部門認為這與電子商務的爆發式增長相關。換句話說,有關部門認為,傳統行業因電商減少的就業,遠遠多于電商本身新增的就業。或者說,電商給傳統零售業就業帶來的替代效應,多于協同效應。

 

國家發改委的表態,不是特定針對阿里巴巴的。要知道,在中國,還有京東、蘑菇街、美麗說等其他全品類或垂直細分的電商平臺。如果硬要這么說替代效應,天貓超市的日用品門類確實擠壓了社區零售業態的市場,農村淘寶確實侵蝕了農村小賣部的市場,京東強勢的3C品類確實搞得中關村的海龍大廈關張了。那些移動化、內容化、社交化的新興電商平臺,也確實逼得線下的小飾品店、小服裝鋪干不下去了。

 

2016年傳統企業受到912億刺激,會有越來越多傳統企業大舉進攻電商微商,收購投資將成為主流,傳統企業用工結構、崗位將重新洗牌,傳統零售業失業率將持續攀升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金花三张牌技巧